文章內容完全與太宰治的小說無關,不好意思~

接續上上一篇"那些德國人教我的事~關於菸" ~

 

回到香菸

還是愛默生那句 :

"The believing we do something when we do nothing is the first illusion of tobacco."

仔細一想,這句話其實從否定抽菸這項行為暗示了抽菸的一個功能,就是抽菸時可以很自然地不用說話

因為抽菸已經使我們相信我們正在做一件具體的事了(當然除了香菸逐漸燒短以外,其實根本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而忙於一件事則讓沉默變得情有可原,所以一家餐廳上菜的速度是很重要的,

在餐桌上無話可說又沒有食物在手邊可以讓人假裝忙於用餐絕對是日常生活中的一大悲劇


畢奇有一次和我說他學會了一件事~當他和別人在一起而沒有話好說時,他可以就這麼安靜地坐著,而不會覺得尷尬

~實在了不起,他如果打在FB上我一定給他一個讚!這真的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而抽菸確實可以化解這種尷尬,只是要付出代價就是了

而且與其說抽菸可以讓人省去找話說的麻煩,倒不如說不講話默默地抽菸似乎已經成為抽菸時的一種默契,沉默莫名其妙地成了抽菸給人的印象

每個點菸叼菸手拿著菸的人看起來都一副有很多不堪回首的過去的樣子,或者一副陷入深思長考中的模樣

但我想除了像是沙特或愛因斯坦這些人之外,大部分的人抽菸時大概什麼事也沒在想吧

 

在前往布拉格之前我在慕尼黑中央車站買了一包菸

買的時候有點緊張(笑),或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被櫃台要求檢查護照~

當時我想,每去到一座新的城市就點一根菸作為對那城市的紀念

後來這個想法並沒有實現,但是在布拉格時,看到風景不錯的地方我會停下來點上一根菸,香菸於是成為我在旅途中的逗點

 

(抽菸時的風景~布拉格)

P1000729.JPG 

P1000652.JPG 

P1000655.JPG 

P1000526.JPG 

 

最後,抽菸還能有什麼功能呢?

就是當作測度時間的單位吧~

我拜訪凱樂家時遇見了一位波蘭的女孩,酷酷的,裝扮有點龐克風

她自己捲了一根菸在窗邊抽,Abby和我跟她聊了一會兒

她讀英文,博士生,抽完這根菸以後晚上要出門面試打工

"酒吧,我選了家Gay Bar~我不喜歡工作時整天有男人想接近我,我對Gay也沒什麼偏見,希望能應徵上"

出門前凱樂問她晚上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吃,她說今晚會很晚回來

我們祝她幸運,她說聲謝啦之後便帶上門,之後我再也沒看過她,我們就只認識了一根菸的時間

她捲菸和抽菸的樣子很有自己獨特的魅力,希望她有應徵上酒吧的工作

 

 


創作者介紹

The München Follies

K.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其實我看不懂那句英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